Windows 机密史上最糟糕的两台 PC

Raymond Chen

2007 年 3 月 ,《PC World》发布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前 10 名 PC,前两名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我们在实际工作中用过这两种电脑。嗯,“使用”这个词可能有点言过其实,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我曾经目睹过这两种电脑,因为它们从推出到消失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 Microsoft 员工的办公室中度过。

Mattel 品牌的 Barbie PC 在《PC World》**名单中位居第二。与其他色彩单调的廉价电脑相比,这款电脑算是一个极大的进步。这么说吧,虽然它也是一款色彩单调的廉价电脑,但是您可以将粉红色贴纸贴到机壳、显示器或扬声器上来加以装饰 — 明白它的所谓“进步”了吧!它还预安装了以 Barbie 为主题的软件。

我们弄到了一台这样的电脑来进行测试,那个可怜的测试人员备受它的折磨,但至少还能够以幽默和嘲弄的态度来投入测试工作,他用光了随附的所有贴纸和装饰来保证安装的这台电脑与“原设计”相同。这台电脑被放在一台从走廊一览无遗的桌子上,任何经历过和注意到这个闪亮粉红电脑灾难的人都可以对它进行研究。

Barbie PC 一时间成了人们的消遣对象。只要这台机器出现问题,开发人员就必须到办公室进行调试,一旦开发人员知道他们要处理的是哪种电脑时,您一定会看到有人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或惊呼“怎么又是它!”。我还听说,某年暑假有个大学实习生在 Barbie PC 上安装了 Windows Server® Datacenter Edition,结果自己苦恼不堪。

最高的荣誉 — 准确说应该是最差的荣誉 — 要归于 Packard Bell PC。啊,这勾起了我的回忆。为了说明这台电脑“优秀”的设计,在此举出一个例子:出厂配置已插满了所有的扩展槽。或许他们认为:“我们的电脑太完美了,永远不用升级!”

早在 Windows® 95 项目时,一位高级主管买了一台作为家庭电脑。作为敢于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经常安装最新版的 Windows 95。您可能猜到,这台电脑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需要不断送回进行调试。

Windows 95 项目的开发经理很聪明,他毅然采取了直接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例如,为确保推出的 Windows 95 能够涵盖广泛的应用程序兼容性,他驾驶着一台小货车到当地的电脑商店买回了所有 PC 程序的副本。接着他将软件放到自助餐厅的桌子上,邀请 Windows 95 产品团队成员每人带走两个软件 — 附带条件是每个成员必须安装和运行他们带走的软件,还要针对所有异常事件(无论大小)建立错误档案。作为交换,他们可以保有这些软件。当时自助餐厅就像跳蚤市场一样热闹,团队成员打量着桌上的软件,兴奋地与同伴讨论:“你拿到了什么?”

由于高级主管将家用电脑带来调试的次数太频繁,Windows 95 的项目开发经理决定再次采取直接的方法。他去当地的电脑商店购买了一台和高级主管完全相同的 Packard Bell PC。

世界上有两台这样的电脑就已经够糟糕了,更糟糕的是我要负责在第二台电脑上安装 Windows 95 的每个新版本,然后针对所有出现的问题进行调试。这样,当这位高级主管在家庭电脑上安装最新版本时,就再也不会出现问题了。

如果您是个有心人,应该注意到这个计划有个拦路虎:Packard Bell PC 上没有可用的扩展槽,因此根本无处安装网络适配器卡!我必须改用其他间接的方法来连接网络。我实在恨透了这台电脑。

Raymond Chen的网站“The Old New Thing”及同名著作讲述了 Windows 的发展历程和 Win32 编程。这些看似很久远了,而实际上就像昨天发生得一样。

© 2008 Microsoft Corporation 和 CMP Media, LLC。保留所有权利;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